雨然:赶场 投稿

雨然:赶场

赶场啰!一声吆喝插入密密叠叠的沟壑,一缕晨曦串连高高低低的炊烟,刺激着丘陵尚未苏醒的神经。清晨突然炸开了锅,有不慌不忙到别人家门口看别人出洋相的,有嫌娃娃起床太晚大骂吃了猪尾巴的,也有抱怨武侠剧看到停台醒来就是七点过的,还有怕落后随便找个由头就絮絮叨叨的,伴随猪狗鸡鸭的叫声,一首另类的交响曲就此响起。农历的二五八,日子像排列好的二十四节气一样,有序推进。人们似乎早就遗传了祖先种地,什么时候该播种、

雨然:有盐之亭(组章) 投稿

雨然:有盐之亭(组章)

(1) 我在诗句中提到你哽咽便是一个病句从头到脚,泥土回归石头是沧桑的载体字库塔饱满糯米、石灰、黏土风霜还是入侵了横撇竖捺但只有一种虔诚注入黄葛树的枝繁叶茂 我放弃萨拉蒙在檐角的流云里感受真实存在的气息一种力量的贯穿足以托起河流荒野

雨然:丘陵书(组诗) 投稿

雨然:丘陵书(组诗)

黑暗中发光的是人 那时候已听得清楚他走路有些吃力祖先的遗传病摸遍了那个伟岸的背影篾条烧过的灰,火星落了一地,青菜叶、杂草边日月星光无法照进弯曲的小路贴在连绵起伏的山腰和有微光的垭口保持亘古不变的夹角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