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继根:人与物、人、心关系的深度诠释 ——读雨然诗集《止痛的碟刹片》有感
钟继根
2024-05-11 15:59:15
0

IMG_1832.HEIC.JPG

梁漱溟先生说过,人一辈子要解决三个方面问题,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己内心的关系。诗集《止痛的碟刹片》力图用精炼、简洁的诗性语言回答三种关系,但其中蕴含了生命苦痛与困惑,诗人雨然在城市、故乡与内心之间的冲突中完成个体的生活体验,并还原一个时代的变迁,从中的情感呈现出集体的记忆,在无法和解的路上,故乡,仍具有中药属性,虽然让人三分上瘾,跌入另一种迷茫,却还是能治愈七分的伤怀。

一、从人和物的关系找出变迁逻辑

在《半离合状态》,诗人这样形容自己,“在既不老成,也不算年轻的而立之年/毫无把握地推着变速杆”,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举足无措表露得淋漓尽致,在生活的边缘挣扎着,一个具体的情景展示生活在历险,精神被泅渡,切肤之痛让受伤的主体不知如何走出困境,一个日常的开车动作,引发无限思考和想象,语言的张力也在此体现,为此他“总想给自己安上一双翅膀/但他们根本飞不起来”,又因为《被风校准的美人蕉》“不断被改写的城市/我们不可能成为它的一部分”而只有尴尬着,内心的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在一个安静角落,显得那么低沉,又那么高昂,正如《止痛的碟刹片》中写的“一代人进化、脱落的尾巴”,离开故乡,进城了,但“远方没有坦途/也没有止痛的功效”,也许预感到一切不是那么容易,未来更难于预料,当心中带入了墨菲定律,事情往往会向你想到的不好的方向发展,只要有这个可能性,但经历的正在经历,《远方》中“到另一个地方/不是为了复制自己”,时间在变,宇宙在动,不能一直留在原地,必须随机应变,正如《起步的时光》中写的“我们尝试各种技能”,这就是滚滚向前的生活,只有打开自己,才能打开世界,浩大的生命意识显现了出来,主动适应非线性的曲线,终究,我们是要站起来,迎接人生的考验。“没有针对性,但针对性很强”让人想起那句“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一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变迁并没有针对谁,只是历史的必然,但每个人境况不一样,遭遇的浮力和重力也不一样,个中滋味,唯有自知。诗人从表象中看到本质,哲理性的语言极大地拓展诗的格局。

二、从人和人的关系寻觅至简之道

    从体积、容量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幅度最为宽广、复杂,穿插在人与物、人与内心之间,力度之强,无与匹敌,哪怕再多经验也不够用,甚至犹太人学者本雅明说,经验是成人的面具,往往成就庸人。所以经验不是万能的,诗人大多数时候作为旁观者不去处理,《午夜的石桥铺》,他看着“两块钱一个的谎言会升值/她支付了下班时光,醉得一塌糊涂”,他小心翼翼地做一个过客,“不要试图和陌生人说话”,“每一天我们都会挤进俗世,最后紧急撤退”。甚至在《下班途中》,素描了自己“三十三年了,我说的话不多/以后还是”,诗人是真诚的,做好自己,并用眼睛细致入微观察人间百态,但诗人又在谨慎和走出去之间矛盾着,《发炎的警报声》“点到为止得越多,伤口越难以缝合”,交流是人与人之间必须的一环,他说“我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鲁迅在1933年春写给瞿秋白的一副联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有几个知心的朋友,说说心里话,真诚二字足以,他明白,却又沉浸,仿佛酒醉心明白的状态,或许和少说多做的性格有关。

 三、从人和内心的关系折射生命之问

处理人与内心的关系很难,其纵深感让人觉得无比浩瀚,人生种种,其纠结来源于《塔尖》:“她的城市下雨了吗/如果霓虹有模棱两可的弧度”,诗集中多次用了“模棱两可”这个词,大多数人或许也被这个词占据内心,就像《月光》写道:“一个人走得多远,都免不了看回头的路”,不断前行,又不断回首,甚至《腊八》一诗中,写得更为直接,“蜡梅穷其一生,依旧徘徊于/感叹号和问号之间”,毕竟命运,再多的问,也没有算术题一样明确的答案,当走过《仙人路一段》发呆,“滞留的三秒,似乎是整个青春”。最终,诗人觉得“炊烟袅袅/所有和心事相关的都会在春天发芽”,结果如《咳嗽的母亲》:“我的脚/凭借着你的期盼,走得那般刚健”,为梦想,诗人把一切埋在心底或者写成诗句,不问,仅以赤子之心,继续勇毅前行。

   诗集《止痛的碟刹片》大量使用陌生化语言,隐喻等修辞手法,通过方向盘、玛格丽特、断肠草等多种意象,将意识、情感、思想与物体之间建立特别联系,如“清晨和黄昏只是换了一种颜色”,“杯子里滚烫的春天”,“一旦放下,就意味着再也拾不起来”,也不乏发人深省的句子,如“计算比算计多了出头鸟”等,既突出了别样的意境,又把许多社会现象描述得十分形象、生动又异常深刻,含有哲理意味,显示出深厚的文字功底。其诗骨骼坚韧,细实而致密,句子铿锵硬朗,有金属的质感,极具渗透力,读之触及灵魂。


作者简介:钟继根,笔名多少年以后,内江资中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绵阳市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星星·散文诗》《奔流》《山东诗歌》《成都商报》《河南科技报》等。出版诗集《来自故乡》,诗歌入《星星诗刊》等年选。有获奖。




上一篇:文然:奇迹,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热门资讯

良草:回荡天地的人生音韵 收到陈和平新近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文集《人生驿站》,心里很高兴也很激动,当我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静...
良草:与时代平行的情怀——评田...   田明霞作为绵阳日报的一位实力派女记者,在业内早已声名远播。就在2022新年伊始,她的三本文学作品...
文然:奇迹,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三本新书放置床头,《爱情荡漾》《笔走山水间》《羌山情》,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田明霞作品集。这三...
钟继根:人与物、人、心关系的深... 梁漱溟先生说过,人一辈子要解决三个方面问题,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己内心的关系。诗集《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