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昊:甘南,甘南

admin

  当五彩经幡驻足于这片神圣的境域,永恒的光辉从此洇染了那蓝天、白云、人类、草原和土地。从此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民族便深深地埋首于这个可以带给他们繁衍生息的世界。

  他们对着天空说:就让幡旗在那徐徐的微风中飘荡吧,让浮动的色彩召唤来展翅翱翔的雄鹰承载着藏族子嗣心灵祈祷的声音远去。

  他们对着大地说;就让羚羊踩着雄浑婉转的梵音奔跑跳跃吧,让阿尼念卿山神的庇佑植根于大山的峰峦间播撒在甘南广袤的土地里。

  如果要我说:就让凡夫俗子的脚步跨越时空的阻碍吧,让天下所有心存虔诚的子民来朝拜这一方幽远静谧天地得以换来灵魂的喘息。

  一阵风带来的消息催促着人们起身走出钢铁和水泥围成的牢笼,向着心目中的圣地启程。

  所以,我来了。

  甘南,让你的孩子用等身长头式的跪拜来到你的脚下吧,而你却贴心地准备了用浓厚洁白的云朵做成的哈达。敕令那起伏延绵的草原铺开了它绿色的绒毯迎接着一个流浪者的到来。

  牦牛回眸时我看见它自由的眼睛,眼神中的惬意深深地撩拨着我的心底,被我定格在心中,镌刻在记忆深处。记忆的深处还有傲慢的羊群,它们咧开嘴角撕咬着遍地的肥草,那样子像极了国王也像一匹狼。

  甘南,我在你广博的胸怀里还看到了负笈西行的僧人,他们不停的走啊走,只在那红色墙垣的喇嘛寺中稍做了停留,然后接着用脚步书写下无限延展的经卷,让身体在自然中生根,用生命践行着信仰的意义。

  米拉日巴门前的篝火升腾着剧烈的热浪,它搅动着猩红的舌头正向人们吐露着久远的秘密。它说:是佛的力量才让人心凝聚在深夜之中,就像无数颗星子勾连在一起。

  甘南,我累了,走不动了。想坐下来,或者干脆躺下。让耳朵贴伏于你的胸膛,听一听洮河水在你血管中流淌。和缓的水流蜿蜒曲折,就像那慈祥的老人告诫子孙时低沉的诉说。

  我会乘一叶扁舟,沿着河水漂流。我要用海碗斟满清澈甘甜的洮河水,为甘南和生活在这里的生灵举盏。那些河床上散落的石头,尖的或是圆的,愣是将洮河弹奏出一曲慷慨激昂的歌。

  我不知道甘南的土地如何的神奇与伟大。只说这里能让那些世上原本不会讲话的生灵学会了表达。这里让原本会表达的生灵惊叹的不能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