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草:与时代平行的情怀——评田明霞三本文学作品集

admin


  田明霞作为绵阳日报的一位实力派女记者,在业内早已声名远播。就在2022新年伊始,她的三本文学作品集《羌山情》《爱情荡漾》《笔走山水间》由团结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喜获田明霞的新书,我也趁着新年这段闲暇时光,认真研读起来,不仅白天伴着腊梅迎春的芬芳读,而且夜里伴着静谧的灯火读,一种濡润心志,慰藉心灵之爽惬,超然于生命,于是“记者”与“作家”在我脑海里一遍一遍摇曳成一种惊叹激起的喜悦。

  是的,从田明霞这三本书的作品中不难看出,她以才女的浩荡行文,以记者的敏锐洞悉,通过对历史的传承,对现实的审慎,把情怀嫁接在生命的开阔和人生的悟彻之中,并与一个时代相随,既有着严谨深邃的情感飞溅,也有着厚实磨砺的思想升腾。这或许是她23年记者生涯所沉积的文学修为,特别是她的那份执著,那份追求,那份开拓,那份真情,那份热爱,那份忠贞,并伴着涌流的妙笔文思,出众的横溢才情,展示出了一种蓬勃繁茂的生命景色,铺满天地,涤荡人心。

  记得孙兴伟在田明霞文学作品集《爱情荡漾》的序《人间有你,还算值得》中,曾这样评价田明霞:她才华丰沛,笔头一动就洋洋洒洒,汪洋恣肆;她是一个品质珍贵而“靠谱”的诚实写作者,满心装着广大读者;她笔下的世界里,有时代的烙印,引人入胜,因为爱情,这个时代,还算真实!因为有你,这个人间还算值得!……的确,田明霞是一位个性鲜明的记者与作家。在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她时常都在奋进超然的路上审视历史演绎的沧桑苦难,她时常都在现实奔跑的路上感受时代进步的跌宕起伏,她时常都在社会奔腾的路上聆听铿锵有力的激越跫音。因而,在田明霞的作品中,既有文学的底蕴,又有开拓的愉悦;既有哲学的思考,又有美学的色泽;既有行文的从容,又有生命的光华;既有女性的善美,又有刚毅的人性。特别是她那些深入现实采访,取材于社会生活重大内容的文章,是最具生命力,最具时代性,最具民族性的作品,也形成了田明霞文学作品的一大闪亮的艺术特色。

  田明霞的《羌山情》,是田明霞以大爱无疆的胸襟,铭记“5.12”特大地震灾难中北川羌族自治县一些感人至深的真情故事的纪实文学作品集,全书分为羌山蒙难、爱如潮涌、浴火重生、震后记忆四辑。静静地阅读每篇文章,我在田明霞流畅而凝重的文笔里,在朴实而庄重的语言里,感受到一种灵魂悲泣,生命泪浸,情系山川,爱泽天地的情愫,引领体内的血液波翻浪涌,深深折服于女记者田明霞那涌流的才情,那横溢的才华、那敏锐的才思。从《无枪解押》的民警,到《情到深处凝大爱》的下派干部;从《“竹海”观潮》的采访足迹,到《每一滴眼泪都是爱》的震后记忆;从《公祭追思》的精细描写,到《文韵悠悠》的生动记叙……一切的一切,都倾注了田明霞那丰茂的情感,那灵动的想象,那深邃的思想,那博爱的心灵,那宽广的胸襟,如雪峰般晶莹,如清溪般澄澈,如花朵般鲜丽,如天空般纯洁,如轻风般温润。其文集中的作品也让阅读者的身心受到熏染,情操得到陶冶。

  田明霞的《爱情荡漾》,是以文学艺术手法将现实生活中的爱情与婚姻故事结集而成的又一本纪实文学作品集。在这本文集中,从第一辑的“情深意长”,到第二辑的“情满人间”,再到第三辑的“情天恨海”,以“情”字打头,串联39篇故事而成书,不仅故事真实,感人肺腑,而且题材广泛,涉及的面宽阔。读其所有的作品,既烙印着民族传统文化的心理积淀和生命体验的特征,又具有着时代鲜明的审美情趣和价值取向。

  此集开篇的《爱情天梯》将一个真实而凄美的爱情故事,以平铺直叙的方式,写得生动感人,让人读后久久难以释怀。在《“花”开文苑》一文中,田明霞不惜笔墨,详尽记述了“花”开文苑的刘婧,在行文中却洋溢着人生初放的艰辛与淡然,也充满了生命惊然于世的妙理情趣。在《青春葬礼》一文中,田明霞锐敏独惠,大胆触及时下最敏感的主题,写出了一个女学生早恋,由于护犊心切的母亲怕女儿过早饮下爱情的苦酒,横加干涉,断然夺走他们的酒杯,结果却招来生命的凋零和家族的枯萎。故事层层递进,环环紧扣,将在生命成长的岁月与时代的特征进行有机地衔接,使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叩人心怀,使人读后久久难以平静。艺术的魅力,通过其创作,洋溢着一种人性缔结的生命礼赞,是田明霞勇敢担当时代责任感的呼唤与热爱。

  为此,田明霞人生的足迹涉及过许多地方,那些融汇着爱情与婚姻荡漾的人间大爱,让她久久难以释怀,并在沉思中凝神苦思,经过思想和情感的反复打磨,便有了《爱情荡漾》这本文学作品集的激情与火花。这是女作家田明霞生命走向隽永,人生走向成熟,艺术走向超然的一种洗礼,更是女作家对民族精神与时代情怀的一种具有个性水准的建树。

  田明霞的《笔走山水间》,是她根植故土,泽被故乡山水的一本纪实文学作品集,从“人文风物”的古今对接,到“三线建设记忆”的尘封开启;从“涪江风姿”的美丽倩影,到“村寨风情”的天缘深情;从“红色印记”的血染风采,到“川外游踪”的纵情驰骋;从“凡人短歌”的音韵天地,到“把梦追寻”的志趣高远,全书洋溢着一种生命底蕴的光华,一种人生历经的豪迈,一种历史永驻的长存,一种岁月放歌的激荡。在这里我迫不及待地把书前面田明霞写的一段话抄录下来:“家乡的大山层峦叠㠉,家乡的江河清澈长流。特别是地处涪江上游的绵阳,更是青山连绵,绿水环抱,美得令我心醉。我是生长在涪江边的船家后人,自小亲水,长大爱水,性情也像那春江水,外表看上去静若处子,内心时常汹涌澎湃,思绪万千。”这或许是我的阅读在开启思想与情感的方式上与田明霞有殊途同归的艺术感染吧。

  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绵阳秀丽的山川,养育了田明霞这位很有才情也很有个性的女记者、女作家,在《笔走山水间》的散文集中,她无论是对生命的思考、对生存的思索、对生活的思量,还是对情感的把握、对情绪的把控、对情怀的把持;她无论是对人心的揣测、对人品的诠释、对人性的剖析;还是对事物的倾心、对事情的处理、对事态的镇定;她无论是对自然的感悟、对历史的反思、对社会的洞悉,还是对故土的眷恋、对山川的热爱、对大地的放歌,都是那般的灿然而灵性、敏锐而深邃、广博而细腻。在润泽她生命的激情与血液里,奔涌着的是她自己认知的: “我要向读者捧出一颗火热的心,惟心相交情长久。”正是这种掷地有声的承诺,正是这种钢铁锻打的倔犟,正是这种山高水长的才气,才让她的作品迤逦出一种置地灵魂而有声的感染泽润。

  在《笔走山水间》文集里,那《尼木藏香飘千里》一文中,熏染千年的藏香,以医学的分支,沉淀着民族文化的源远流长;那《石砌小楼》一文中,三层苏式风格小楼,记录着清华大学西南分校在绵阳演绎的历史经纬,留给人无尽的遐想;那《古韵新风江油关》一文中,平武江油关镇的江油关,历史悠久,江油关作为涪江通航段的起点,在登上江油关的景观平台,一种远眺的心境是那样的激越而沸腾……细读文集中每一篇纪实散文,可以看出女作家的感情是丰富的,也是细腻的;女作家的眼界是开拓的,也是敏锐的;女作家的心怀是坦荡的,也是宽广的;女作家的感知是彻骨的,也是真实的;女作家的思考是细致的,也是缜密的。这让她的散文存活于现实的土壤之中,也成活于历史的跨度之中,有着丰盈,宽阔,宏大的艺术空间。

  我要说田明霞文学作品集《笔走山水间》是她散文写作上的一座丰碑,也是田明霞以脚下生养她的土地为创作源泉,借助文字灵性与灵动的魅力,倾注一腔真诚与热爱的情怀,精心打磨而成的一部散文作品集,激荡着人类与生俱来的难以割舍的血脉亲情,闪烁着生命超越自然山水之上的人性光辉,高扬着热血奔腾天地同歌的心灵巾幡。当我的目光滑向这本文集的封底扉页上的诗句:“我想告诉你/巴山蜀水美不美/最好你走进书里/扫一眼,转一圈/会把心拴在/那棵鸽子花的枝头上”这是心境的倾述,这是心灵的辉映,这是也心声的传递。

  纵观三本文学作品集《羌山情》《爱情荡漾》《笔走山水间》,这是田明霞整个生命奠基于艺术之上的一次自我人性的诠释,这是田明霞领解生活透视社会感悟历史的一次自我灵魂的书写,这是田明霞情寄自然万物最真实最真诚最朴素的一次自我思想的沉积。田明霞没愧对生养她的这片故土,没有辜负泥土寄予她的聪慧,没有放弃展示她的才情。收录在这三本文集中的每一篇作品,都是田明霞心中滋生的一抹春晖,洋溢的一抹激情,泽泻的一抹亮色,她以风过丛林的曼妙去观注着历史、时代进程中一个又一个生活的命题,她站在国家与民族的高度去洞悉社会生活中一个又一个平凡人物的内心世界,她勤奋好学,追求上进,对文学创作的热爱至真至诚,大家已了然于心。

  是的,在田明霞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那生命昂然奋进的活力,那心灵迸溅天地的火花,那深入骨髓体验的真情,时常关注着历史对接的现实,时常关注着时代簇拥的社会,时常关注非凡生命的歌唱,时常关注着不凡人生的伟大,时常关注着生活与命运的真切,时常关注着爱情与婚姻的真谛,时常关注着泥土与阳光的亲吻,时常关注草木与露珠的沐浴……也让作品烙上了历史、社会与时代的印痕。

  田明霞能一次出版三本文学作品系列丛书《羌山情》《爱情荡漾》《笔走山水间》,这不是偶然,是田明霞勤奋笔耕的结果。正如德国著名作家歌德所说:“我只不过有一种能力和志愿,去看去听,去区分和选择,用自己的心智灌注生命于所见所闻,然后以适当的技巧把它再现出来,如此而已。我不应把我的作品全归功于我的智慧,还应归功于我以外,向我提供素材的成千上万的事情和人物。”田明霞在文学创作中,正是践行着歌德的名言,才使她的文学成就令人称道。我还记得毛泽东也曾说过:“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这是自然形态的东西,是粗糙的东西,但也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东西;在这点上说,它们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田明霞正是在火热沸腾的人民生活中,开采出来了丰富的文学矿藏,才有了她三本系列文学作品集的出版问世。

  对田明霞的这三本文集,当我站在文学艺术的审美角度和哲理的意识形态方面去审读,会发现其中一些作品存在艺术修为上的浅薄,存在美感张扬上的缺失,存在文化打磨上的粗糙。尽管三本系列文集中都是以文学纪实的手法而创作的散文,其包括散文诗、游记、随笔和特写等,但不管哪一种体裁,也不管写作的是什么内容,能启迪心志,愉悦心境,恸彻心怀,这就是艺术与生活一种美好的结合与统一。田明霞的《羌山情》文集,侧重于“5.12”特大地震灾难中北川羌族自治县一些人文景观的写实写真,致使一些作品的艺术功效,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而《爱情荡漾》文集,虽弥补了《羌山情》文集的不足,此集的文学艺术功效也得到了张扬与提升,作品读来也令人深思,不足之处在于一些作品,太注重人物的人生历炼,在叙述上任其泛滥而没有节制,造成了作品浅显,喧嚣浮躁,从而失去了给人一种曲折跌宕、深沉含蓄的氛围。此外,就散文创作而言,田明霞在一些作品题材的开拓上,存在过分谨慎造成格局削减的一种迷茫。而《笔走山水间》散文集,是作家艺术水准得到真正体现的一本纪实文学作品集,如果硬要说存在的不足,那就是因为田明霞有过23 年的记者生涯,其中的一些作品在叙述和描写的语言上烙印有新闻文体的语词,一种平实叙述的弊端削弱了作品情景至美的阅读魅力。我要说,女作家田明霞三本纪实文学作品系列丛书《羌山情》《爱情荡漾》《笔走山水间》的出版发行,加上她的作品又拥有众多的阅读者,就足以证明三本文学作品集的艺术价值,就足以体现田明霞与时代平行的情怀,永存于天地之间。

  2022.2.24匆笔于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