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垂钓记

2021-7-28 11:45
3923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文 / 雨然

      有些兴趣不是与生俱来的,对于钓鱼,我一直保持着敬畏。

      ——不明白那些风吹日晒,在河边、溪边甚至池塘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钓者。他们不畏严寒酷暑,不畏指指点点,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手持一江春水,世界和万物似乎都不在眼底,“众人皆醉我独醒”,又恍若武林高手决战前夕的煎熬和等待。

       那是怎样的体验,怎样地孤独,我是完全无法理解的。我甚至想过,这辈子不可能无聊到去摸鱼竿的。

       我们去钓鱼!

       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突然发现走过的路是一样的,吃过的饭馆还是一样的,就连看过的电视剧也有相似的情节。这个世界突然闲下来,我们不知道做什么。

       钓鱼完全是突发奇想,这句台词是因为百无聊赖。我和华仔本来是约好出去玩的,阆中、唐家河、养马峡、罗浮山……,APP推荐的周边的每一个地方都经过仔细琢磨,然而暴雨,路程,其他可能或非可能发生的因素,会突然打乱所有的计划。在你尚有想法的时候如果想法过多,那么你一定会陷入没有想法的僵局。

       就在我们完全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华仔说了这样一句。

       说走就走。

       总得有工具吧,恰巧小区外有一家渔具店。平日里见到它的时候,总感觉这样门可罗雀的生意迟早会做垮,喜欢钓鱼的人不见得像需要吃饭的人那样多,况且一根杆、一把钩能值多少钱?

       饶有经验的、外地口音的中年女人拿着各种鱼竿,流利地介绍着,5米的、4米6的、3米2的……,哪些适用于哪些水域,哪些水域需要多长的竿、多大的钩……。对于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们来说,她的介绍就像天荒夜谭一样,钓鱼不就是在鱼钩上加些饵料、甩一竿子就上钩的事,为什么要这么讲究,还要这么多规矩?

       此时,小店里进出了几拨人,买蚯蚓的,买渔网的,把我最初的偏见踩到脚下。出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质,我们各自还是执意地选了一杆一线一钩一盒蚯蚓,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到了锁定的目的地,芙蓉溪边的森林公园,我们也不怕身边大包小包、钓箱、遮阳伞,又是海杆又是路亚的专业人士的笑话,撸起袖子,就大张旗鼓地干了起来。

       拴钩,挂蚯蚓,甩钩,这些肉呼呼的爬虫像香肠一样成为陷阱的一部分。我们期待着,水下这些贪婪的家伙成为我们的盘中餐,期待着把战利品做成九宫格成为朋友圈的头条。

       不一会儿,我们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刚才买装备的时候没有考虑浮子,钩一下水,就沉入水底,就是鱼儿咬钩了根本看不见钓丝在动。我们是盲人摸象,每次拉起钩来,蚯蚓早就被吃得精光。

       出师不利,预设的目标“成功钓上一条不管大小的鱼”似乎遥遥无期,我们只得坐在石头上叹气。

只见,波光粼粼的溪面,在微风下,把半江瑟瑟的斜阳吹向岸边。脚下的杂草、石头交错,头顶的白桦叶空灵地摇曳着,反光的光和云的倒影。这样持久和突然协调的画面,让人忍不住想和时光对话,去打捞内心那些隐秘而自私的想法。空空荡荡,却又真真切切,似乎一个有温度的夏天,一定是看得见又摸得着的。

       我对森林公园的情感由来已久,源于大学时光。它的入口紧挨学院大门,课余闲暇和周末的时候溜上一圈,在参天大树和青山绿水中释放一下自己,成为当时的必修课。当年的泥泞小路和清澈的水,像童年的片段一样美好而模糊。离开学校多年,我还是会隔三岔五地到这里来,虽然自然环境和小清新不复当年,相比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它依然还是一个独特的角落,吸引着俗世中匆匆忙忙的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选择这里钓鱼的原因。渔具店老板是反对的,说这里钓过的鱼是不能吃的,因为水质不好。既来之,则安之,人总是觊觎着这点希望活着,要不然一切无意义的意义终将击溃这毫无抵抗能力的被水侵蚀的岸。

       时光就这样流淌着、闪烁着……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还是毫无所获,就在我即将在朋友圈宣告出师不利的时候,华仔大叫一声,只见他的鱼竿上挂起了一条二尺的小麻鱼。小麻鱼求生欲激烈,上下乱窜,差一点就要从钩里挣脱,把这个体型和重心本来协调的小伙子折腾得不知所措,只得紧急求助于我。一番折腾后,我们的通力合作还是让这小家伙束手就擒,被关押在一个装水的塑料口袋里。

       初战告捷,这无疑增强了我们的信心。串钩,撒线,但好运往往并不是接踵而至的,三五次抛竿以后,华仔一个不小心竟然把鱼线甩在了树枝上,沉坨和浮子扯不下来。他只得弃车保帅,换上备用的吊钩,没有沉坨和浮子,他就拴上小石子,加上放鱼钩的泡沫,勉强修补了武器。我们的战斗力已经大打折扣,一个多小时无所斩获。

      眼看夕阳西下,我也开始焦虑起来。无“鱼”问津,浮子也调了好多次,远近,长度,还是要沉底,这样下去,我人生的第一条鱼可能很难出现了。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扯鱼线,定睛一看,原来我调整浮子的时候钩刚好侵进水里,有鱼儿正在咬钩。就在这时,我索性就直接用手拿着钓丝,放在脚下这块大石头下的这片水底,所谓愿者上钩。

       不一会儿,我分明感到有一股力量在拉扯手心的鱼线,凭感觉,我胡乱地拉钩,一只不到小指的麻鱼就上钩了。我向华仔炫耀战利品和经验,那股兴奋远比中了六合彩还要高。于是我决定调整作战方针,就用刚才那种方式来钓,不一会儿又有鱼儿咬钩,一连又钓了六七条。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阴”。

      也许,我对钓鱼这件事还是有偏见,但我拥有了一个不一样的下午。

      回家前,我们把这些战利品一一放生。





分享到 :
0 人收藏

3 个回复

正序浏览
西北侯  童生 | 2021-8-24 21:04:27
雨然兄,多写点散文呀
涪江之水  童生 | 2021-7-30 08:58:07
支持,希望越写越好
雨然  管理员 | 2021-7-29 06:34:51 来自手机
请多指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